您所在的位置 >> 充电中心 >> 文章中心
叶匡时:怎样选读管理书
来源: (商界评论)  2009年5月13日

     不管你的专业或兴趣是什么,基本的管理知识是生存的必要常识,娴熟的管理知识是有利的竞争优势,懂得如何阅读管理书籍则是撷取管理知识的重要途径。
    台湾知名文化人郝明义(台湾大出版家,曾把蔡志忠、朱德庸和几米的作品介绍到大陆)根据人类饮食需要的分类,把阅读分为四类:第一种阅读,是为了知识的需求,很像可以吃饱的主食。这一类的书主要指为了维持生活与工作所必需的基本书籍。第二种阅读,是为了思想的需求,很像补充蛋白质的高营养饮食。第三种是为了参考阅读的工具需求,很像是为了帮助消化的蔬菜水果类饮食。郝明义把这一类的书定义在工具书或参考书的范围。第四种是为了消遣需求,像是甜点零食类的饮食。
    主食类管理书  有了管理学入门教科书的基础之后,读者可以视需求而自行研读各类的管理相关教科书。但在优先次序上,我建议读者先选读与市场营销以及财务管理方面的书。商业的本质是通过满足顾客需求而获取利润,市场营销是研究把握顾客需求的学问,所以,读者应该优先选取这方面的书。
    商业运作的逻辑建立在资本的运作与流动,财务管理的知识自然是管理不可或缺的基本工具。比起一般管理而言,财务管理似乎比较枯燥深奥,但我们若只要一些操作用的基本概念,并不困难。如果要找一本通俗易懂的书,台湾大学教授刘顺仁作的《财报像一本故事书》,可以好好参考。
    思想类管理书  时下许多管理书籍的观点都只是跟流行,用很短暂的时间判读企业经营之道,立论多经不起几年时间的考验。最有名的例子大概就是大约十五年前出版的《追求卓越》这本书了。作者在书中提到十家卓越企业,后来有一半以上都成为不卓越的失败企业。但是,由于《追求卓越》成为数一数二的畅销书,使得该书作者之一,汤姆•彼德斯成为最受欢迎、价码最高的管理大师,所以,这本书也开启了管理时尚书籍的市场。但如果读者有足够的社会科学训练,将会发现许多流行管理理论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真正具有革命性新意的管理理论实在很有限。以目前流行的社会资本为例,社会学家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提出这个观念。因此,读者若能对社会科学的经典著作有所涉猎,有助于解构时尚管理观念。以解构的态度讨论管理时尚的书籍中,比较有名的两本书是《超越管理的迷思》、《企业巫医》。
    在管理领域中,我会特别推荐两位大师的著作,一位是德鲁克,一位是钱德勒。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许多作品,很容易读却深具启发性。他所著的《有效的经营者》虽然已经超过三十年历史,至今读来,仍饶富启发内涵。他的许多书既可以归类成管理学的入门教科书,也可以被认定为高营养蛋白的思想类书籍。严格来说,钱德勒并不是管理学者而是企业史学者,但他从长镜头的历史的角度看企业,提供给读者更恢弘的观点,让读者知道现代企业演变的过程。从经营者的角度而言,企业发展史可以让经营者对自己的企业有更清楚的定位,这对策略的拟定具有重要意义。
    管理的本质在管理人的问题,大至平天下,小至修身都是与人有关的管理问题。政治经济的古典名著虽然多不是针对现代企业而立论,而大多是领导统御有关的帝王术,但其中所蕴含的管理思维,读起来常有历久弥新的味道。近年来,孙子兵法受到各国军事将领的重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古人说:“半部论语治天下。”用治天下的学问,用来治企业,岂不是杀鸡用牛刀?企业经营者要有远见愿景,当然不能止于杀鸡。在无止境的竞争环境下,企业若不能成长进步就会被淘汰出局,所以,知道如何运用牛刀是企业与企业经营者升级的必要。事实上,现代大企业所拥有的规模、资源与权力,已经远超过一般国家政府了,用治天下的学问治企业也不为过。
    工具类管理书  这指的是参考阅读方面的书籍。管理领域中并没有一本或一套有如《大英百科全书》或《牛津字典》之类具权威性的工具书。但是,有些口袋书倒是可以作为入门参考书,例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英国经济学人》等知名书报公司都有出版企业管理的口袋书。这些书可以作为阅读参考工具书,也可以当作入门教科书,不易截然划分。
    消遣类管理书  至于属于零食甜食类第四类书籍,就视个人口味所好而定。绝大部份管理书籍读来硬邦邦,必须正襟危坐才能理解吸收。但也有不少管理小品,读来轻松愉快,同时又隐含着发人深省的管理哲理。在这一类书中,最有名的大概是《谁动了我的奶酪》。我个人的《总经理的新衣》、《总经理的内衣》、《总经理的面具》也是很值得阅读的管理小品。这一类的书既然是用来帮助消化的小品,自然就不必太认真,可以摆在马桶边,风吹哪页读哪页。能从书中吸收新观念固然很好,要是无法从书中看出什么惊人的道理,既然是零食甜点,就算是打发时间,又有何妨。
    消遣性管理读物中还包括知名经营者的传记以及历史小说,像高阳的胡雪岩系列小说以及二月河的清王朝系列小说。不过,我认为以中国历史为背景的各种经典、史书或小说都偏向于帝王术,着重在统御、权谋与人际关系,缺乏制度面的讨论。西方的卓越企业之所以能屹立百年而不倒,更重要的原因是企业有良好的制度与组织结构。所以,国人不应该读太多帝王术,应该花更多心力在不因人而异的制度设计层面。
叶匡时教授  美国卡内基美仑大学组织理论与政策分析博士。现任台湾中山大学企管系主任,曾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访问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访问教授。研究领域:组织理论、企业伦理、经济社会学、人力资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