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作家富豪排行榜带来的启示
来源:人民日报 2012年12月12日    

  日前揭晓的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童话大王郑渊洁以2600万的年度版税收入居榜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因为诺奖效应,以2150万元的全年版税收入居第二位。高调推出的作家富豪排行榜又一次引发热议,有人提出作家富豪排行榜应该叫停,有人质疑这个榜单的真实性。作家富豪排行榜该不该存在?它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示?

  作家的创作价值不能以金钱来衡量

  排行榜主办方称,根据对版税的推算得出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初衷是记录中国作家财富变化,反映全民阅读潮流走向,不光是要宣扬写作致富光荣,同时也是在倡导全民阅读的公益理念。

  “80后”作家张一一认为,作家富豪排行榜应该叫停。以收入的多寡来给作家排座次,就如同以文章的好坏来给企业家评职称一样荒唐和愚蠢,严重误导社会对作家群体的正确评价和客观认识。他们把作家的收入等同于作家的价值本身,这使得作家的职业形象严重被矮化、社会评价极大被降低。作为为国家贡献文化软实力的特殊群体,作家的社会价值本质上应体现在精神而非物质层面。

  有出版界人士表示,作家富豪榜只是娱乐一下大众而已。每年都发榜,榜上的数据只有当事人和局中人知道,旁人只是靠猜测或推敲,真实度或许仅为20%,譬如莫言就直言:“有富豪榜说我版税收入了2150万元,我去银行查了一下,没有那么多。”这只是每年年底出版界和作家的一次集体狂欢。

  读者吴应海认为,上榜作家所得都是靠卖书得来的,这钱赚得光明正大,为什么就不能荣登一下榜单呢?更何况,在这些上榜作家的背后,有巨大的读者群作支撑。从今年的榜单来看,郑渊洁、莫言、杨红樱这三位纯文学作家勇夺前三,这在中国的国民阅读率持续下滑、公众购书数量有减无增的情况之下,无疑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在购买和阅读他们的作品,把他们推上作家富豪榜的前列。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没必要叫停作家富豪排行榜。排行榜可以作为一种参考,不一定准确,作家的创作价值当然不能以金钱来衡量,但作家富豪排行榜体现了文学的市场走向,反映了一个作家在图书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对了解市场动态有一定的意义。作家的知识产权受到保护,凭自己的劳动得到一定的收入是好事。作家不为金钱而写作,但社会不应不给他们公平合理的报酬。作家不以金钱来论,但这并不意味作家非得清贫、非得拒绝金钱,所以,过度地强调作家必须清贫不正常。缺乏对作家的激励机制、报酬机制,对社会来说也是不正常的,对作家群体的发展不利。

  张颐武指出,作家财富排行榜反映出文学市场结构的调整变化,传统作家有市场影响力的不足10人,纯文学市场萎缩,这次排行榜中郭敬明及其旗下的笛安、落落等这些青春文学作家榜上有名,反映了网络文学、青春文学这些类型文学与传统文学三分天下的格局。

  市场化的网络作家

  这次作家富豪排行榜首次排出网络作家排行榜,根据网络作家2007年至2012年5年间其作品产生的版税及相关授权总收入排定,唐家三少以5年收入3300万排在榜单第一位。这些上榜作家年龄最大的40岁,最年轻的只有23岁。虽然网络作家的收入与传统作家相比处于劣势,但新一代网络作家不再像传统作家那样羞于谈论金钱,对于这个榜单比较认同。以650万元总收入排名第九的网络作家柳下挥承认:“650万包括我近几年来的所有收入,这些收入来自我在网络上的订阅分成、在手持终端上的无线收入、简繁体版税收入以及作品的影视改编版权等。”

  张颐武表示,网络作家完全市场化,靠写作挣钱,比传统作家更艰辛。传统专业作家有作家协会的工资收入,不完全靠写作维持生活。

  也有人指出,经济利益与读者的喜爱直接挂钩,作者与读者互动频繁,一方面使得网络作家作品更贴近读者,但另一方面,作者如果不够坚定,也往往会被读者的喜好牵着鼻子走,失去作品的个性,题材的选择也很单一。网络富豪榜上榜作家的代表作中,一半是玄幻,一半是穿越,一部关注现实的作品都没有。一些网络作家的作品第一部想象力丰富,之后的作品便日渐重复,太高的产量令他们只能不断重复自己,对点击率的追求使得他们不得不迎合读者,失去作品的个性。网络文学要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作者们需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和独立的思考。

  写出好作品的骄傲是名和利换不来的

  “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向媒体透露:“中国作家群体的贫富差距令人震惊,有的作家一年收入远超1000万元,而有的作家辛苦一年挣不到10万元,还有作家全部存款不足5万元。”

  靠文学致富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作家不能指望靠文学发财,文学作品的稿费低廉,写作是一项多寂寞的职业。

  作家富豪排行榜引发人们关注作家的生存状态。在市场经济时代,作家面临多方面的冲击和诱惑,要排除干扰静下心来创作精品需要有定力,正如莫言所说,写作的动力是什么?名和利都不是主要的,完全是来自作家对小说的热爱。用毕生精力写出一部自己非常满意的小说,这种骄傲是名和利都换不来的。

  真正体现作家价值的还是写出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