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有境界,自成格调
来源:文史选萃 2013年8月14日    

  国学大师王国维于《人间词话》中言:有境界则自成格调。

  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得之。故一优美,一宏壮也。读崔学路先生《尺牍百法》、《题贺百法》,不由会在如此一种“静静动动”中顿悟,在“优美宏壮”中感受一位书坛大英雄之本色。

  崔学路,字唯真,号佛 堂、玄一,1945年出生。1980年代初宗汉隶、颜楷,后得沈鹏“广取博览,以免拘束”之教诲,遂转习右军、鲁公、苏、米行草。1985年,创办《青少年书法报》,任社长、总编辑。刘海粟赞为“福佑书坛后坤,功莫大焉”;欧阳中石赞为:“中国青少年书法发展里程碑”;沈鹏引为“当代书坛为数不多的具有战略思考的朋友之一”。数十余年来,全力书艺研究,篆隶及高古苍拙一路;楷则钟、王、鲁公;行草由王铎、八大上溯魏晋、敦煌遗书,直显一己天然烂漫本心。

  尺牍,亦称文函、尺素。古人曾视之为“古文体之吐余”,当作末艺,把它与正统的古文体区别开来。认为“古文体最为严洁,一切绮语、排偶语、佛老语、考据、注疏、寒暄酬应,俱不可一字犯其笔端”。(清袁牧《小仓山房尺牍·洪序》),故许多文人书集都不收尺牍。可崔学路竟喜于如此一份虔心,一份雅兴,别出心裁,用心良苦,深居苦研,把尺牍始编刊成集走上书架,这不仅是对书坛的贡献,也是文坛的清新剂。虽自清代以来,尺牍亦被人们所重视,当代作家黄裳也曾把尺牍称为“书简文学”书信,但真正能把这小品“尺牍书法”如此系统,大为发扬的,我敢说当代书法界,崔学路乃是第一人。

  作者在《尺牍百法》精心收录了百余帧不同文体、不同风格尺牍札记,上溯魏晋宋元明清大书法家王羲之、苏轼、赵孟 、徐渭、沈度、王铎,下抵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学者、书家,如蔡元培、朱自清、钱锺书、沈鹏……。更为敬佩称道的是崔学路在这浩瀚如海的书信札记中,以独有的慧心、严谨的求实态度,用心选辑归类。并把书写涵盖面极广的上百位亲友的尺素加以介绍,打破了旧俗框框,无履历化,只以凝练文字,寥寥几笔,便把书者的来处、个性及交情始末跃然纸上,令读者虽未见其人,已通其气,大可促进人们之间的神交。在《尺牍百法》,末处,作者还选入了贺卡、请柬、明信片等,这些原生态的情感交往形式的介入,大大丰富了著作内涵,雅俗共赏,让读者、学者倍感亲切,堪窥探崔学路的大家风范,这无论是书坛抑是在书简文学中亦为独树一帜。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见小曰明,守弱曰强。

  在“尺素”小品里,作者以淡然心态,简出深居,窥得书法艺术之端倪,文学之迷踪。我不敢断言这些简练古拙的尺牍小品是否符合文艺作品的尺度,但我可肯定,这些书信都是书者潇洒自如、谑谈笑傲、倾诉情怀之佳作或绝笔,或快乐、或忧愁、或希望、或失落、或凝聚、或建议……尽情释放,寄情佳人。我想,这正是崔学路为什么用心良苦、独巨匠心以这样一种形式如数家珍,和盘托出的缘由所在。为友情的温暖,为生命之感动。

  《题贺百法》则从三代卜骨祈刻,降至周商鼎彝碣石、秦汉碑版摩崖、魏晋墓志砖铭、唐宋而迄今,关隘、殿堂、名胜、园林、典籍、题贺皆索图例说。由此类举诞寿、婚庆、品操、性灵、厅所、书斋、诗文、联语及硬笔题贺,凡百图、百法附加百条索引。古今对接,图文并茂矣。

  又作者关注书坛、文事,尤重“师情、友情、亲情、真情”,每有恰逢,造句书贺。佳会时见心之作,书中屡有刊发,读来令人灿然会心一笑。

  百篇尺牍,百坛酿酒;百幅题贺,百朵奇葩。在这炎炎盛夏,掩《尺牍百法》、《题贺百法》于怀,冥想崔学路对我辈的教诲及他的淡然,博学,惟真,有如大书法家孙伯翔得知崔学路归隐于京城后《致学路书》“龙潜渊底,必有大雨降焉”。

  自成格调,因有境界!好书快读,更待识者。(作者宗绪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