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总统难过美酒关
来源:读者在线 2013年9月18日    

 

       美酒总是惹人醉,总统府的美酒更是别有一番香醇。2013年5月30日,在法国巴黎举办的首次爱丽舍宫藏酒拍卖会上,拍卖了总数1/10的约1200瓶藏酒。有一位酒商一口气拍下半数干邑,包括成交价最高的一瓶1990年的柏图斯,价格5800欧元。 

        这场拍卖会,是法国总统奥朗德的主意,目的是要增收节支,同时把爱丽舍宫的藏酒更新一下。带有爱丽舍宫标签的国宴用酒,深得藏家青睐,平均成交价比预估价高出4倍。不过,也有人说奥朗德此举纯属“作秀”,这点“酒钱”相对于财政缺口是九牛一毛,葡萄酒收藏家沙瑟伊则写信给奥朗德说,这些葡萄酒是“国家的遗产”,不该卖给全球的亿万富翁。 

        很多国家都有“国窖” 

        爱丽舍宫的酒窖,是1947年由时任总统奥里奥尔建造的。珍藏的红酒全部为法国酿造,外国酒被拒之门外。喜欢美酒的希拉克还在当巴黎市长时,就花费了200多万欧元收藏葡萄酒,市政府酒窖的奢侈度在欧洲数一数二。当总统后,他更是购置大量名酒,还在1995年批准改造酒窖,增加恒温恒湿设备。他喜欢就着好酒吃蜗牛,前总统密特朗曾惊叹“真是个大肚汉!”希拉克卸任时,记者拍到他的行李中有装满葡萄酒的箱子。 

        其实,各国都有类似的“国窖”。日本的“国窖”在外务省,主要收藏法国葡萄酒,大部分是波尔多地区5大高级酒庄的佳酿,还有西班牙、美国等地的好酒。日本本土葡萄酒只有产于三梨县的3种品牌才可获收藏。招待国家领导人的红酒价格约5万日元,一般宾客喝的红酒价格则只有约1000日元。 

        美国白宫的酒窖堪称历史悠久。第三任总统杰弗逊是葡萄酒鉴赏家,曾以美国公使身份派驻法国,5年间遍游葡萄酒产区,每瓶品过的酒都写下笔记,共记录了200多种不同产区的葡萄酒。1801年他入主白宫后,立刻启动建造可容纳数万瓶葡萄酒的地下酒窖,他每年花掉1/10的薪水买酒,其任内藏酒足可供5届总统使用。后任总统中不少都爱喝酒。英文“游说”(lobbying)一词,据说就源自爱喝酒的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说客们当年往往得去他享用白兰地的大厅(lobby)才能找到他。 

        喝什么酒有讲究 

        白宫只收藏美国酒,这个规矩是约翰逊总统立的。1963年约翰逊当总统后,决定国宴只用美国葡萄酒。1968年,尼克松当了总统,他是个葡萄酒内行,尤其青睐法国的玛歌。每次宴会,他自己喝昂贵的玛歌,让服务员给别的客人倒比较便宜的美国酒,还用纸巾盖住酒瓶上的商标,不让客人知道。不过,他倒是把美国葡萄酒带到了中国。1972年他访华,与周恩来总理同饮加利福尼亚州世酿伯格酒庄出的葡萄酒。 

        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颇懂得以酒“公关”。喝啤酒还是葡萄酒,完全取决于他见的客人是什么身份。如果是蓝领人士,就喝啤酒,白领人士则喝葡萄酒。他爱喝米勒淡啤酒,还在白宫自酿啤酒,其中一种“白宫蜂蜜啤酒”的原料蜂蜜来自第一夫人米歇尔的养蜂箱。如今,美国经济不景气,高消费的风气开始转变,2009年,他在一次宴会上饮用了每瓶200多美元的纳帕谷赛富酒园葡萄酒,引来舆论批评。后来英国首相卡梅伦到访,国宴上的葡萄酒价格就不到100美元。 

        许多国家的国宴都倾向用本国酒,但如果本国酒的味道不合客人的口味,就会惹麻烦。2005年,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在一次国宴上拿出数瓶珍藏多年的英国葡萄酒请客人品尝。宴会一结束,时任瑞典首相佩尔松就冲进了洗手间。事后,佩尔松向时任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诉苦说,那些英国葡萄酒“难喝极了”。贝卢斯科尼让人送给佩尔松24瓶意大利产葡萄酒,还在记者面前大大咧咧地说:“佩尔松被峰会上喝的那些英国劣质葡萄酒弄惨了。因此我向他保证,我一定要送他一些我们国家的葡萄酒,让他见识一下。”这番话让布莱尔丢了面子,大为恼火。 

        俄罗斯人常说,不让我喝伏特加,还不如让我死了。伏特加是俄罗斯的国酒,饮用它不仅能御寒,而且能显示男子汉的气概。 

        俄罗斯酒文化深厚,历史上,彼得大帝可说是酒国之君,自己爱喝不说,犒赏得力部下,就是请他免费喝酒。后来的苏联领导人也好这一口。列宁年轻时,每餐必喝啤酒,与妻子一起吃晚饭时常喝红酒。斯大林喜欢喝自酿的干葡萄酒,最爱喝一种叫“赫万奇卡拉”的葡萄酒,还常把各种葡萄酒兑着喝。勃列日涅夫迷恋伏特加、白兰地和葡萄酒,曾在红场阅兵时在主席台上偷偷喝酒。 

        俄罗斯联邦的已故总统叶利钦,在当建筑工人时就迷上了伏特加,后来又喜欢上白兰地。他酒量大,一次能喝1升伏特加,连总统专车上都时刻备着伏特加和下酒菜。每到一地,工作之余,他会去当地的酒厂和酒品商店。有一次,他专门访问了亚美尼亚的埃里温酒厂,对该厂的白兰地赞不绝口。该厂有个传统,贵宾可以获得与自己体重相当的赠酒。身材健硕的叶利钦一下子拿了七八箱酒,乐不可支。 

        酒杯里的政治 

        老百姓喝酒是生活中的一部分,领导人喝酒却不那么简单,酒杯中有政治。 

        在许多政要的记忆中,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形象有些粗鲁,这与他贪杯有关系。1964年,他访问美国时,宴席上服务生在他面前放了一杯蓝色液体,是吃完鹌鹑后用来洗手的。赫鲁晓夫以为是鸡尾酒,很惬意地将杯子上的柠檬吃掉,准备“喝酒”。幸亏服务生眼尖,赶紧将杯子拿开,才没闹出笑话。 

        适量饮酒无问题,酗酒对身体有害,这是常识。但是,如果联系到具体的条件和环境,饮酒的是与非很难说得清楚。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滴酒不沾,还曾发起反酗酒运动,没想到爱喝酒的俄罗斯人怨声载道。然而,同样不太贪杯的普京,这个特点却受到民众肯定。一首名为《嫁人就嫁普京这样的人》的歌曲唱道:“我下定决心想要一个像普京这样的人……一个像普京这样不酗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