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荷兰"静电除霾"有望引进北京:看到颗粒物掉在地上
来源:潇湘晨报 2013年10月25日    

丹·罗斯格德

  东北近日遭遇雾霾天气的“袭击”,哈尔滨居民戴上口罩上街的图片成为网络热点。首都北京的空气质量状况也不乐观,这或许可以解释,领略了“北京咳”威力的美国歌手奥斯汀,为什么在本月18日取消了演唱会。

  个人简历里自称“艺术家”的荷兰人丹·罗斯格德想出了一个点子——在北京市区试建一处大型公园,通过电子技术吸附上方的雾霾颗粒,以达到净化空气的目的,《每日邮报》的一篇报道称,“这一项目已经获得了北京市的认可,可能在18个月后亮相中国首都”。

  本月22日,《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正式发布实施,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方立表示,北京市环保局将会同气象部门共同研判未来几天的空气质量,尽可能提前24小时发布预警。

  整治雾霾天俨然成了北京的一个大课题。来自荷兰的设计家丹·罗斯格德发明了一种“电子真空吸尘器”,该项设计能移除城市上空的雾霾。全球知名建筑和设计杂志Dezeen网站的一篇文章说,目前他已经与北京市长签订了协定,今后将在北京修建一个新的公园应用该项技术。

  将清新空气带到北京

  罗斯格德的项目听上去并不难,具体来说,是将铜线圈埋在地下,在其上空形成静电场,吸附空气中的雾霾微粒,在其上空形成干净的空气。“你能清洁空气,这样你就能重新呼吸新鲜空气了。”罗斯格德说,“这项技术能够形成50-60米高的‘无雾洞’,从这个洞里,就能重新看到太阳。”

  罗斯格德是在北京的一家酒店里产生这个想法的。在那个酒店,可以通过窗户看到中央电视台的大楼。“当我能看到中央电视台大楼时,就说明今天是好天气。当我看不到大楼时,就说明今天天气不好。天气不好时,雾霾就如同面纱一样,让你看不到任何东西。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个设计问题,非常有意思。”

  “当我跟北京市长通话时,他承认,现在北京面临着严重的问题,他们正致力于将这项计划付诸实践。”罗斯格德说,“这个想法就是在北京设立一个公园,在这里,你能见到新旧两个不同的世界。我们将清新的空气带到北京。”

  “吸尘器”vs颗粒物

  罗斯格德将与荷兰代尔夫特工业大学的科学家合作开展这一项目。他的这个想法,专家也肯定其在技术上的可行性,“于是我们在上周做了一个实验,在一个5×5米大充满雾霾的房间里,通过这项技术,我们造出了一个1立方米的不含雾霾的洞,”他说,“现在的问题是将这项技术应用到公共空间。”

  “放置在地下的铜线圈在其上空形成弱电圈。雾霾微粒被该弱电圈吸附,落在地上。这样就能形成一个干净的空气圈。铜线圈可以埋在公园的草地下,对人体也绝对安全。”罗斯格德如此解释该项目的工作原理。

  “这个原理就同带电的气球能够将人的头发吸附飘起来一样,”罗斯格德解释道,“如果你将这个原理应用到雾霾天,利用金属的静电,吸引或者磁化雾霾颗粒,这样它们就能从空气中掉下来,人们可以在地上将其打扫干净。如同一个‘电子真空吸尘器’一样。”

  在将这个项目带到北京之前,罗斯格德的团队还要花18个月的时间来完善该技术。

  “对未来负责”的年轻艺术家

  丹·罗斯格德来自荷兰,现年34岁,是一名艺术家和建筑设计师,致力于探索艺术设计的技术创新领域。在2011年上海国际创意设计周上,他向中国艺术设计联盟的人员谈到自己的创造理念。

  “从设计第一天开始,人们就告诉我,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但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学会了怎样去忽略这些东西,当作没听见,呵呵!所以你有什么梦想就尽量去实现它,开始去做,不要管别人说你不能做。我考虑更多更重要的一点不是说自己有多成功,而是大方面考虑城市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建筑师和艺术家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去实现未来。这样你在未来才会更长远地出名更多地获利!”

  谈到中国,他说:“我觉得中国是一个很不错的实践和体验的地方,我记得中央电视台大厦也是荷兰建筑设计师设计的,它作为一个地标性的建筑,具有争议性。我们不应该只是觉得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都跑过来争取机会。应该去想要怎么样把中国变得更好。”

  “你能看到颗粒物掉在地上”

  Dezeen杂志访问了“电子真空吸尘器”的创始人罗斯格德,访谈中,他肯定了这一项目将在北京实施的说法,同时表示在技术付诸实践前,还将进行12到15个月的研究。

  问:这是未来解决雾霾问题的方法吗?

  罗斯格德:这是第一步,这个项目能够让人们意识到现实究竟是什么样子。当人们看到“无雾洞”和其他雾霾天之间的不同时,人们会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解决雾霾问题的方法肯定是用其他途径,毕竟这是一个人为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我的目标是将这个技术应用到公园,让人们在公共空间能够享受到新鲜的空气。

  问:这一设施会使用哪些设备?

  罗斯格德:设备并不复杂,就是铜线圈,我们将它们埋到草地下,所以你们都看不见。这听起来好像很危险,实际上很安全,你可以在上方地表行走。项目的原理就如同将你的牙刷带上静电一样,我们设置的静电区电流是很低的。

  问:这项技术能作用于多高的空间?

  罗斯格德: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实验。雾霾天的颗粒物一般都处在较低高度,尤其是在北京。从技术层面来讲,放在线圈上的能量越高,其作用的空间就越高,这是可控的。

  问:如果将设备打开,能见到颗粒物突然一下掉到地上吗?

  罗斯格德:是的。你会很明显地看到这些颗粒物掉到地上。我想将这些颗粒都收集到一起,然后压缩它们。1立方千米的颗粒物可以制成1个雾霾颗粒戒指。将这些东西展览出来,可以让人们看到现实是什么样子,为什么我们接受这样的现实。

  问:北京的这个项目确定会实施吗?

  罗斯格德:是的,我们已经签订了协议。北京市刚刚花了230万欧元在另一个清洁空气的项目上,主要是减少机动车的出行。这是在很小的方面的努力,我认为很难有所成效。

  问: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大约要多久?

  罗斯格德:同往常一样,研究和发展这个想法才是最大的花费。我需要12到15个月和我的团队研究如何将其付诸实践,如何保证其安全性。但是现在我们知道这是可行的。我们有科学家可以从技术上操作;我可以贡献我的想象力将其设计出来;我们还有急需这项技术的客户。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找到“融合”之路,将三者结合起来。这是我们面临的新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