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古代官场升官趣闻
来源:天津党建网 2013年10月28日    

  何汉柏|文
  
  古人升官的途径很多,比如看政绩、经过举孝廉、战场上被临时提拔等等。但在历史上,也有很多人靠斗鸡、耍猴一类的伎俩升官,甚至还有人因为被蝎子咬了几口而升高官。
  斗鸡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唐代,斗鸡活动达到了顶峰,唐玄宗、唐文宗和唐僖宗都是斗鸡活动的痴迷者,一些人因为擅长斗鸡而取得了官位。唐代陈鸿所撰写的《东城老父传》中记载,唐玄宗设有一处“鸡坊”,里面有千余只健硕的公鸡,并选五百人专门喂养和训练。有一个叫贾昌的年轻人因为驯鸡有方而被召到宫中,担任这五百人的首领。贾昌真是不负众望,他在指挥斗鸡时,所有的鸡都奋勇向前,神采飞扬。斗鸡结束后,贾昌让群鸡整齐列队,接受唐玄宗检阅,然后有序地回到鸡坊之中。贾昌凭借训练斗鸡的本领在宫中取得了官位,名声大噪,好不威风。这可羡煞了许多读书人和做家长的,还有人写出了《神鸡童谣》:“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这让万人追捧的“贾家小儿”就是贾昌。后来贾昌一直做到御史大夫、吏部尚书。
  宋代毕仲询《幕府燕闲录》一书中记载:“唐昭宗播迁,随驾有弄猴者,猴颇驯,能随班起居,昭宗赐以绯袍,号孙供奉。罗隐诗: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绯。”由此可知,唐昭宗逃难时,随行的艺人中有一个耍猴的,他把猴子驯养得非常听话,居然能与皇帝同时入朝听政。唐昭宗很高兴,就赐给耍猴人以绯袍,并称其为“孙供奉”。按照当时的规定,四品以上官员服绯,即穿着绯红色官袍,看来那个耍猴人的官位是相当高啊!
  斗蟋蟀在中国也是由来已久,并逐渐演变为一种赌博活动。蒲松龄在《促织》中描写过明代宣德年间因宫廷好斗促织(蟋蟀),而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促织》虽为文学作品,但其内容绝不是凭空杜撰。
  斗蟋蟀既然成了众人参与的赌博行为,自然会有人从中获利,而此时,蟋蟀常常成了抢手货,一些捉蟋蟀的人也因此升官发达了。明宣宗喜欢斗蟋蟀,蟋蟀就成为众人追逐之物,有的地方规定捉蟋蟀和上战场杀敌同样重要,从事两种活动的人功劳一样,蟋蟀捉得好,也可以得到世袭的官职。苏州知府况钟就因为向明宣宗进献了一千个刚猛好斗的“蟋蟀王”而被擢升为刑部尚书。
  还有被蝎子咬了就能升官,也堪称奇事。清代钱泳《履园丛话》中有一则小故事,读来颇有趣味:雍正初年,有一同知(类似于知府的助手)被雍正皇帝召见,没想到帽中不经意间爬进了一只蝎子,蜇得他又痛又痒,痛苦不堪,想动又不敢动。按照规定,在和皇帝对话时摘下官帽是失礼的举动,是对皇帝的大不敬。只觉得眼泪和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流。雍正皇帝见他战战兢兢、涕泪横流的样子,就十分奇怪,询问他这是怎么了。这个同知趁机摘下官帽叩头说:“臣两世受皇恩,在此感念康熙皇帝的深厚仁德,因此情不自禁地流泪。”雍正皇帝认为他懂得感恩,知道皇恩浩荡,所以就把他提拔为知府。
  以上只是古代官场乱象的冰山一角而已。封建社会升官怪象如此之多,说到底,是个体制的问题,在封建专制体制之下,这类怪象再“正常”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