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幸福的度量
来源:天津党建网 2013年10月28日    

       古往今来对什么是幸福以及如何追求幸福,可谓见仁见智。生活的经验是,金钱的边际效用是递减的,饿汉吃几顿饱饭,他会感觉到满足和幸福,而吃腻山珍海味的人,一份大龙虾很难增强他的幸福感。但是这种幸福的方式也仅仅限于此,如果比较吃一顿山珍海味和去一次书城看书所带来的享受程度则不具有可比性,其效用也因人而异。

       “我比你更幸福吗”是一个几乎没有答案的问题,这和“我比你更有钱吗”之类的问题不在一个比较层次上。《庄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如果非要比较谁快乐,身份之间的平行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四体不勤的人不但五谷不分,而且也很难体会在田园里挥汗如雨的老农们的心情。

       平行世界的边界首先是国与国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武断地说一个国家比另一个国家的国民幸福或者富翁阶层比平民阶层的人幸福是可笑的。幸福和收入之间的正相关性一直没有得到人们普遍的认同。有“博物经济学家”之称的弗兰克(RobertFrank)认为给定一个时点,一国的幸福度与相对收入存在很强的正相关性。而除了收入极低的情况外(赤贫、绝对贫困),当收入随时间推移而增长时,幸福度的变化却又很小。关于这点,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伊斯特林的研究证明,在一个国家里,给定某一个时刻,收入与幸福之间的关系明显,“最高阶层群体比最低阶层的群体更幸福”。但在国家之间,收入与幸福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显,穷国人的幸福似乎不比富国人少。在印度、墨西哥和菲律宾等国家,幸福感随收入水平增加而增加。而且有意思的是,人均实际收入上升60%以上,按照很幸福、相当幸福、不是很幸福排列的人口比例几乎没有变化。总体而言,收入与幸福可能并没有正相关性。“追求财富”是经济学的伟大目标。但“财富增长促进幸福增加”只是一个假定,近代以来无论是经济学理论的发展还是社会实践都逐渐背离了亚当·斯密的传统,变成关心财富而忽视人自身的发展。

       幸福就是心情的愉悦,说到底是一种主观感觉,各人有各人的感受。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曾给出了一个著名的“幸福方程式”:幸福=效用/欲望。欲望在分母可以说明知足常乐的道理。效用在分母则可以说明大家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是最幸福的。经济学上的效用,是指人们有欲望而得到了满足。效用因人而异,不同消费者在消费了同一数量同等商品之后,所取得的效用是不同的。所以幸福度之间比较的可能性必须在平行的世界度量才是有意义的。

       很明显,无论是“效用”还是“欲望”,都属于主观因素的变量。在这类幸福与欲望成反比,也就是说,如果效用是既定的,那么,欲望越大,人越不幸福。如果欲望无限大,有多大的效用也不幸福。当然这两个变量的大小也只有在平行的阶层比较才有意义。否则,秀才遇见兵,标准也自然说不清。

       虽然说幸福是人的一种主观感觉,政府没办法干预,但显而易见的是,人的主观感觉离不开一定的客观条件。解决好诸如就业教育医疗收入分配物价住房等方面存在的人民群众最关心、最迫切、最现实的问题,实现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无疑会大大增加全社会广大群众的幸福感。(作者徐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