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说“醉”
来源:读者在线 2013年11月25日    

说“醉”
        “醉”在《辞海》中谓之过分沉迷之意。一说到“醉”,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酒。俗话说,“无酒不成宴”。可见,酒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了。

        曾有人做过初步统计,古人吟诗,每五首肯定会提到“酒”字,每八首就有一处提到“醉”字。如李白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苏东坡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王维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辛弃疾则有“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想来那时的娱乐场所一定很少,没有交际舞厅,没有歌厅,更没有什么游戏网吧。于是,成了喜也饮酒、悲也饮酒、忙也饮酒、闲也饮酒了。但让人不明白的是,那时酒的浓度到底有多高?仔细想想,也许不可能比今天的还高吧?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雅说,才会有“武松景阳冈连饮十八碗”的美谈。如若是换了今天的68度大曲,恐怕不是留下千古遗恨,就是要永垂不朽了。

        前几日,与几位舞文弄墨的笔友相聚,或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真是相见甚欢!我是个从不饮酒的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劝下了二两多。同时,更让人为之惊讶的是,那一个个亭亭玉立、文静而又秀气的美才女们,除了能写能画、能说会道之外,都能饮上个半斤八两的白酒……然而,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自己几乎是飘飘欲仙了!甚至觉得身边的树、楼台、人群或汽车都在飞速旋转。一路上还小声地朗诵着“人生能有几回醉,此时不醉更待何时……”到家后,酒力发作,头痛难忍,真是苦不堪言。一夜辗转反侧,不禁扪心自问:早知这样不胜酒力,何必要“醉”呢?痛定思痛,终于悟出点眉目:“人生不敢几回醉!”人生“醉”不起啊! 

        是的,对于生活中的许多东西,若过于沉迷,不能自拔,则难免要“醉”,其教训和后果往往比醉酒更加惨痛。“醉”于权势者,终日处心积虑,热衷于争权斗权弄权,结派营私,明争暗斗,机关算尽,算来算去算了自己。醉于美色者,整日在胭脂红粉堆里流连忘返,高档餐桌上醉生梦死。历史上有:李隆基一“醉”杨玉环,结果朝政不理,奸臣作乱,“醉”掉了国家社稷,一个天宝盛世顷刻间土崩瓦解。吴三桂再“醉”陈圆圆,“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笑为红颜”!竟不惜认敌作父,引清兵入关,留下千古罪名,不堪悲叹。“醉”于钱财者,自古以来更是不计其数,哪一朝哪一代没有因贪财而丢官罢职掉性命的?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的一生很短暂,我们谁也不能“醉”,我们实在是“醉”不起。尤其是关系到大是大非时,往往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因此,我们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自戒自律,切勿轻“醉”。应把社会与家庭责任放在首位,增强法律意识,维护良好的社会风尚。

        面对纷扰的生活,事实上,无论是金钱、权势、酒色、才气,乃至世间万物,喜爱也好,欣赏也罢,又何必穷奢极欲,一定要“醉”呢?花看含苞,酒饮微醺,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高雅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