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记忆中难忘的军营时光
来源:读者在线 2013年11月27日    

记忆中难忘的军营时光
       采访马先生,是在QQ里进行的。因为他工作较忙,没有整块的时间,所以只能忙里偷闲,隔三差五写上一段留在网上。他的网名叫“回忆军营时光”,一看就知道是个当过兵的人。部队生活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20多年过去了,提起这些,他依然感慨万分。

       倾诉人:马先生

       年龄:43岁

       职业:私企老板

       时间:12月6日—12月10日

       方式:QQ留言

       记录整理:秋艳

       16岁当兵到了部队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最刻骨铭心的,就是那段军旅岁月了。20多年来,它始终镌刻在我心灵的深处,就像一股动力,时时教我自强催我奋进。

       我的老家在安徽萧县农村。12岁那年,母亲就因病去世,父亲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拉扯我们弟兄几个。

       我16岁那年,村里来了征兵的。因为家里生活困难,父亲就找到武装部的人,恳求他们将我带走。当兵也是我多年的愿望。征兵的人见我年纪虽小,但人机灵,身体条件也不错,就答应了下来。

       我顺利的通过了体检和政审,1986年10月6日,如愿以偿地穿上橄榄绿,正式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生命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我来到河南洛阳某部技术安装总队服役。部队在位于一个县城的大山沟里,我被安排到四排十班管道班,每天跟着战友们一起在大山深处施工。

       连队领导见我年纪小,每次开会都给大家说:“小马同志年纪小,大家一定要照顾他!”战友们都让着我,亲切地叫我“小兵蛋子”。

       到连队不久,正巧团里要安排一名卫生员,到部队534医院学习,连里就派我去了。

       医院在另一个县的一个大山沟里。栾川地处八百里伏牛山的腹地,这里出门就是崇山峻岭。医院离县城很远,交通也不方便,买东西只有到部队的小卖部。而小卖部里也只有牙膏毛巾、方便面糖果之类的东西。

       离医院不远,有一片很大的核桃林,一到入秋时节,就果实累累坠满了枝头。每到周末,这里就成了我和战友们的好去处。 

       我们钻进林里,去摘那些成熟了的核桃,然后用石块砸掉外面的壳,再用准备好的铁钉撬开核桃,挑里面新鲜的核桃仁吃。虽然砸起来费事,但吃起来却格外香甜。如今回想起来,似乎还齿颊留香……

       快乐难忘的军营生活

       医院在大山深处,山沟里到处都是汩汩奔流的小溪。闲暇时光,我和战友们常到这里,三三两两地坐在溪流中的石头上聊天。那溪水清澈见底,大家忍不住掬起一捧,你泼我,我泼你,笑声也伴着晶亮的水珠在山沟里回荡。

       金秋十月,是一年中大山最美的季节。漫山遍野的枫叶红了,星星点点的野花缀满了山崖,把秋色装点得五彩斑斓。周末的时候,集训队组织全体队员爬山秋游。一到野外,面对着眼前醉人的秋色,女兵们欢天喜地,叽叽喳喳像一群出笼的鸟儿。战友们有的拿出照相机尽情拍照,有的打开录音机又唱又跳。静谧的山沟里,霎时溢满了欢声笑语。

       队里的那群女兵,个个都比我大。我叫她们“姐姐”,她们都喜欢逗我开心,有好吃的也给我留着。回去的路上,女兵赵淑红叫住了我;“小马,叫‘姐姐’,给你猪蹄吃!”一听有猪蹄,我高兴得两眼放光,痛痛快快的叫了两声“姐姐!”赵淑红连声答应,当即给了我两个大猪蹄作为奖励。那时候,小卖部的猪蹄是分大小卖的,大的每个一元,小的八角。一路上,我边走边啃着猪蹄,吃得津津有味。

       回到集训队后,队长安排我们去洗澡。那时医院只有一个澡堂,一个星期分两次洗,男兵一次,女兵一次。可爬山回来,人人都大汗淋漓,男兵女兵都想痛痛快快地洗个澡。这时队长发了话:“男兵少,还是男兵先洗吧!”我们离宿舍不远,大家很快拿来换洗衣服,就进了澡堂。刚进去正解着衣服,门口传来一阵嬉笑声,原来那群女兵涌了进来。她们进来不由分说地就往池子里跳,我们几个男兵无可奈何,只好赶快撤退。

       领导给了我兄长般的关怀

       到了第二年的春节,六个月的集训结束了,我也成了一名合格的卫生员,学会了一些基本卫生知识,又返回了连队。 

       那时连队已搬到团部。我赶到连队时,已是中午时分,战友们都在食堂里包饺子。我也洗干净手,加入到包饺子行列。

       谁知,就在这时,团政委带人来检查我们节日战备情况,看到四排营地空无一人,就吹响了集合拉练的军哨。

       哨声就是命令,哨音刚落,只见手上、身上还沾满面粉的战士们,眨眼功夫就集合完毕。大家排着整齐的队伍,一口气跑了五公里路。

       等到大家气喘吁吁地赶回来,到食堂一看,锅里的水饺都煮成了浆糊。但跑得又累又饿,这顿饭大家还是吃得格外香。

       在连队里,因为我年龄最小,连队领导也对我格外照顾。是他们,给了我兄长般的爱护和春天般的温暖。连长秦生贵,指导员窦泉春,新连长刘继荪至今都让我无比思念,想起他们就感到格外亲切。

       记得有一天早上,洗脸的时候,战士张双不知为何说了我一句:“小不点的,当什么兵!”“你能当,我为什么就不能?”

       我不服气,就跟他吵。张双推了我一下,我没提防,扑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谁知这一幕恰被秦连长看到。下午,连里就召开了班长以上干部会,而且是针对我和张双吵架的事,专门召开的。

       会上,秦连长先批评了我,他说:“这是部队,既然当兵就要严格要求自己!”他又严厉地对大家说:“小马同志在连队年龄最小,大家要爱护他,照顾他,不能打他。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连里查到排,排里查到班,一定严肃处理,绝不留情!”从那以后,大家对我像亲兄弟一样,处处让着我。我也更加严格自觉地要求自己,战友们去施工时,我就把连部打扫的干干净净。 

     自打回到连队后,我一直努力上进。我的运气也特别好,每当我出力流汗干活时,总会被前来检查工作的领导看到。 

       那是夏季里的一天,我跟战友们一起在施工现场干得格外起劲,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正巧团政委来我们连。他走到我跟前,拍了一下我的肩,笑着说:“小伙子,好样的,好好干!”第二天,指导员就找到我,给我谈话,让我写一份入党申请书。

       从此,我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吃苦受累走在前,后来终于加入到共产党员的行列。

       战友之间情如手足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那些朝夕相处的战友。

       1990年6月,部队所驻县城接连好几天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洛阳市的粮库就坐落在伊川县南关的白水镇上。大雨下得急,粮库被水淹了。团里接到命令,帮助地方将粮食转移出来。我们连负责装车,将仓库里的粮食一袋袋搬到车上。一袋粮食上百斤,我们扛起就走。抢险整整进行了三天,我们的肩膀压肿了,手脚也都磨起了血泡……

       战友毛新运,家里是做生意的,在部队也算得上是个“富二代”。他在家养尊处优惯了,到部队后干活有点懒。每天为了少出工,他总有很多理由,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疼痛,借故找我开请假条休息。要不就去总队医院住上几天,眀里是养病,暗里是找那些女兵卫生员说话聊天。

       虽然这样,但他调皮可爱,和战友们相处得都很好。记得那次他探亲回来,老母亲给他带了好多好吃的,结果全让我给吃了。他一点都没生气,还笑着说:“吃吧!吃吧!” 

       我们连的驻地是在山沟里的一片平地上,住的是临时搭建的板房。厕所在离驻地100多米远的地方。到了晚上这里漆黑一片,四下悄无声息。和我住一个房间的文书孙庆超天天吓唬我,说厕所旁边前几天死了个人,一到晚上这里就有鬼火闪闪烁烁。我被吓得晚上再也不敢独自去厕所,实在忍不住了,就喊小孙陪着一起去。这时候的他,就暗自窃喜,趁机提出条件:“陪你去可以,可你要给我消炎药!”因为他的脸上小豆豆此起彼伏,经常要吃药“灭火”。

       孙庆超为人处世很厚道,又积极要求上进。在我退伍的那年,他被送到西南地区的一个指挥学院学习。时过境迁,如今他已是团级干部了。

       几年的朝夕相处,战友之间亲如手足。大家照顾我,我也“知恩图报”。

       有一次,连里要考核拉练,时间安排在夜间一点。我因为在连部,消息灵通,就偷偷地跑到二班马保班长那里通知他。由于事先有了准备,考核结束,二班速度最快,拿到了第一名,团里给他们班嘉奖一次。

       可是第二天指导员找到我:“昨天是不是你给二班透的消息?”随即,指导员委婉地对我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

       转业后创业不畏艰难

       1990年底,结束了四年的军营生活,我含着眼泪,恋恋不舍得告别了首长和战友,离开部队回到老家。

       回家以后,我结婚成了家,开始在镇上做生意。可是由于缺乏经验,那时候我是干什么都亏。干了几年,结果把父亲给的本钱都赔光了,还欠下几万元的债。那时候的我,简直心灰意冷。但经历过四年部队生活的磨练,我不甘心就这么被击垮。我重新振作起来,买了辆三轮车,带着老婆和刚满月的孩子,风尘仆仆来到徐州闯荡。

       我们租了间房子落下了脚。那时候,我几乎就是一无所有。我立志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刚开始从批发市场拉了菜卖,后来又卖水果。就这样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靠着勤劳的双手,几年后我就把欠的债全部还清。接着我又买了辆电动三轮,夏天拉西瓜,冬天拉苹果。后来我又租了个门面,开了个小商店,不久小商店又变成了烟酒超市。生意做大了,我的收入也日渐丰盈。 

       我能在这座城市安家落户,这是自己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没有当年军营生活的磨练,我又怎能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战胜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我知道,有当年那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都能对付!

       时光荏苒,从部队复员已经23年了。当年部队的那些战友,至今还保持着联系,我们经常约到一起吃饭,共同回忆难忘的军营时光。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不会感到懊悔。”这首歌道出了我们当兵人的心声。的确,人生有了当兵的经历,就多一份骄傲,多一份自豪。

       如果有来世,我想我还会去当兵,和战友们一起,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在军旗下列队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