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陋室存高雅
来源:光明网 2013年11月27日    

  唐代的政治家、哲学家、散文家和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全文仅八十一个字,但意境高远,今天读来仍有着十分现实的借鉴意义。

  这篇文章是在作者积极参与政治斗争失败以后,在人生道路上极其失意的境况中写下的。高雅脱俗的情怀,使“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陋室,充满了郁郁葱葱的勃勃生机,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作者借物抒情,托物言志,表达了乐居陋室,不与权贵同流合污、洁身自好的人生志向和不追求荣华富贵、安贫乐道的高尚节操,字里行间流淌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中国传统文化理念。

  在逆境中更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情操和精神境界。读着这篇散文,就想到作者的诗作名篇《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他在“巴山蜀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的逆境中,仍能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样极其豁达豪迈的千古名句,来回答白居易对他“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的不平,说明作者确实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情操之高雅、精神之富有。

  在今天物欲横流的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患得患失而难安陋室,得则春风得意,忘形如醉;失则深愁幽怨,心灰意冷。住房问题更成为举国上下的烦恼和焦虑,无房者有无房者的烦恼和焦虑,有房者有房奴的烦恼和焦虑,没有了无房和房奴的烦恼和焦虑,也有攀比的烦恼和焦虑,甚至有多处房子的,也还有对房价政策的烦恼和焦虑,太多的烦恼和焦虑在炙烤着我们。一些人房子宽敞了,装修得富丽堂皇,摆设得琳琅满目,却没有“鸿儒”、“金经”、“素琴”之情趣;自然也有人不惜重金购置高档艺术品当摆设,或者摆放价值不菲的书籍,为的只是炫耀富有和附庸风雅。房子安置了自己的五尺之躯,却安置不了自己的日益膨胀的心灵,欲望总是要从原有的房子里爆溢出来,向外寻求新的扩张空间。

  即使在收藏这样本是一种修身养性、高雅精神追求的领域,也充斥着物欲主义的焦躁。在“鬼市”令人眼花缭乱的摊位和古玩间里,穿梭的是一夜暴富的期待,喧嚣的是讨价还价的口水战;在环境幽雅的画廊前,巡弋的是囤积居奇的梦想,耳边回响的是充满金钱诱惑的推介噪声;带着家传藏品四处奔波的,只为求专家鉴定其价值,得到的大多是以年代论价钱的鉴定证书……

  在太平盛世多姿多彩、充满诱惑的环境中生活,常读《陋室铭》,对于我们排除杂念,抵御诱惑,保持精神上的纯洁与安宁,涵养高雅情操是大有益处的。特别是在退出工作岗位以后,“无案牍之劳形”,虽然做不到“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但多读一些书总是可以的。“静对好书成乐趣,闲看云物会天机。”在读书中,变浮躁为沉静,变浅薄为深刻,变愚钝为聪慧,让生活飘溢着笔墨书香,让生命之源丰富而厚实,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