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听从心灵的召唤
来源:光明网 2013年11月27日    

  陶渊明二十九岁经进入官场,四十一岁时最后一次出仕,做了八十几天的彭泽令就归隐田园。据《宋书.陶潜传》和萧统《陶渊明传》记载,陶渊明归隐是出于对腐朽现实的不满。当时郡里一位督邮来彭泽巡视,官员要他束带迎接以示敬意。他气愤地说:“我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挂冠去职,并赋《归去来兮辞》,以明心志。“不为五斗米折腰”,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人们在口头上欣赏它,但不见得会为今天的大多数人所奉行。现在很多人会认为,好好的一县之长,多少人磕破头皮争都争不来,家里那么多的子女靠他的俸禄养活,他陶渊明说不干就不干了,何苦来哉?不就是低个头、弯个腰吗?说实在话,在下也曾经或多或少有过这种看法,在读过此文之后,对此深觉汗颜。

  诗文盖世、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孤傲和清高的陶渊明,生活在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的乱世,官场风气又极为腐败,谄上骄下,斯文扫地。陶渊明经过十三年的官场摔打,无法忍受人格自由和尊严受到的摧残,终于听从心灵深处的召唤,“归去来兮”,放下了官场的荣耀、富足和纷争,回到了自己心灵的桃花源。无独有偶,晋代还有一个叫张翰的苏州人,在异乡做官,有一年秋风起,使他突然想起家乡的莼菜和鲈鱼,于是叹道:“人生贵得适志”,便驾舟而归。为了家乡的风味莼菜和鲈鱼,官也不做了,驾一叶小舟,回家吃莼菜和鲈鱼去也。我想,这老兄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口福,应该是为了自己的天真情趣而不屑于官场吧,这不也是在听从心灵召唤挂冠而去的吗?

  当下,世俗的喧嚣鼓荡着人们内心的欲望,人们起早摸黑、夜以继日地打拼,疲于应付,真可谓是不顾一切、忘我投入。世事宛如一盘棋局,每个人都被不可预知的命运操纵着,成为其中的一颗棋子,在方寸之间进退盘桓。我们被滚滚的红尘裹挟着,为了生存,更为了所谓的尊严和面子,不停地去追逐生存的物质条件。伴随着一个个条件的满足和一个个目标的实现,新的追求和目标又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我们变成欲望的奴隶。于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无法停歇自己的脚步而拼命挣扎在激烈竞争的浪潮里。好多人在无限风光和踌躇满志的背后,内心却变得焦躁不安,甚至焦灼,那些精神理想和诗意浪漫被无情的社会现实驱赶得无踪无影。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陶渊明弃官归隐,虽然有物质匮乏之虞和劳役之苦,但过的是“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的诗意生活,且在文学上的成就,区区一介“县令”岂可与之相比?当然,我们不可能都有陶渊明那样的才气和胸襟,也不可能都像陶渊明那样去归隐田园。但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居室的夜深人静之时,是否也听一听心灵的呼唤,去关照一下自己的内心世界,去思索一下怎样才能让人生过得更有价值,如何营造一个精神的桃花源,给日益憔悴的灵魂找一处宁静的去处,让紧张而又焦灼的心情得到暂时的缓解,让浮躁的心灵得以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