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读书的味道
来源:新华副刊 2013年11月27日    

  书柜里放着念大学时买的书,书不多,但都喜欢。在夜深人静,坐在书桌前,随手翻翻翻以前读过的书,倒是有不同的感觉和收获。想起在念大学的阅读时光,思绪便多了起来。那些时光是我读书最多的时候,也是那个时期让我渐渐懂得了品书。每每周末闲暇,我总会拿起水杯和笔记本到图书馆,一呆就是一天。在图书馆,最喜欢在人文社科类的图书室里来往穿梭。历史、经济、法律、社会、文学类都是我的最爱,找着自己喜欢的书,心情愉悦自不言说。

  上了大学,学的是法学,专业课和公共课、选修课一直在四年里按部就班念了下来,虽然不觉吃力,但觉得一般般。我以为大学的学习,老师的教授只是开个路,怎么走还是靠自己。大学各门专业课的老师开的书单很多,能读完却是很难的。所以,基本上我只选了自己喜欢的,只有这样才让自己看得认真一点。作为法律人,必须能说会道,还要会写,而这种写的欲望有时候是从读书中来的,看到一些不懂的和有不同意见的,总有想法把它们写出来论证不可。很多法学大家,也是文学大家。像苏力先生、冯象先生等都可以把法学文章写得很唯美,但又不缺真实、不缺道理,可以把问题阐述得清楚、到位,让人一读总有被信服的感觉。大学时光,还有如我的同道者,爱读书的人可以时不时交流读书经验、写文章,想来倒是难以忘怀的记忆。大三时,系里办起了刊物,名字是自己起的。《溪山法刊》以溪山为名,当时有同学反对说这个名字太专业,不符合法律系刊物的属性。后面在我的坚持下还是确定下了,刊物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印刷质量还行,内容总得来说还是受同学们捧场阅读。到了大四,大家都没有了精力,编辑部也就解体了。虽然创办的刊物早已经湮灭,可是那些年读书、写字、办刊的热情却永留心间。

  虽学法,但不能只埋头于法学著作中。读历史、读文学、读社会、读美学等等是可以开拓法学思维的视野。以历史来说,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当是首推的读本。《万历十五年》共有七章,前四章选择明代的政治制度和财政制度进行分析,后三章则分别选取海瑞、戚继光和李贽进行分析。这三人在各自岗位上皆是榜样力量,海瑞是当时的“包青天”,戚继光是打败倭寇的军事家,李贽则是离经叛道的思想家。黄仁宇写大历史,正如他在《万历十五年和我的大历史观》中写道:“大历史的观点,亦即是从技术的角度看历史。首先要解释明白大历史观,不是单独从书本上可以得到的,尤其不仅是个人的聪明才智可以领悟获得的。我的经验是几十年遍游各地,听到不同的解说,再由于生活的折磨和熬煎才体现出来的。因为我有这些经验,开始立场就复杂,乃不能对一般人所作的观点雷同。”喜欢黄仁宇的书,始于《万历十五年》,后在图书馆把他所有的著作都读了个遍,虽不细读,但那种读书的味道真是过瘾。

     法律人读《万历十五年》,总想到法律问题。但有一个问题需要明确的是,要根本解决社会体制、社会纠纷矛盾等问题,法律应该是最主要的手段。法律为公私之间划定了区域,公民可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作出各种行为,“法无禁止即自由”;国家公权力的行也得遵守程序,“法无授权即禁止”。法律为社会的良好运行和人类的美好幸福创造了条件。

    题外的话,现在的电子书愈来愈多。但是比起纸质书,电子书少了份书香,书香没有了,就没有了读书的味道。因此,能在工作之余,拿起纸质的书,背靠凳,听着轻音乐,读自己喜欢的书,倒是不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