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每个人的春节
来源:读者在线 2014年2月7日    

       一年一度,热热闹闹、忙忙叨叨、乱乱哄哄的日子又到了。我身边的各种人又都开始进入到一种兴奋紧张的状态当中。而我,总是喜欢以自己的第三者身份,笑眼观察着他们,因为一个个的故事在我身边展开了。 

        漂亮的杨子有两个星期没来上声乐课。我发微信问她怎么回事?你还想不想去考大剧院的合唱团了?过了一天时间才收到她的回信:老师,快过年了,我在忙着采购呢,正在抢购机票准备回家呐! 

        这就没法埋怨了,人家是“小北漂”,过年比考大剧院重要。正要收了微信,叮咚一声又看见她来信息了。只见写的是:急吼吼地抢到了一张26号回家的票,心里还真有点成就感。所以就准备提前回去啦。老师,我回来给你拜晚年去啊! 

        抢票?抢什么票?我觉得奇怪,便打过电话去问她。“哈哈哈!老师你不知道啊,现在回家要在网上买票,不出门我能买到性价比最划算的票。只是非常难,我发动了好几个朋友帮我抢,最后是一个朋友的电脑速度最快抢到一张直达黄石市的卧铺,我好运气啊!去年我就没抢着啊!”杨子一口气不停顿地说了一大串。 

        才明白了,12305网站每秒钟就会有多少万人在抢一趟列车的票,抢到一张票像中了彩一般。有了票,杨子不用再跑车票点购票,不用去花高价买高铁动车的票了,这一趟只有三百元的票是直达自己家乡的列车,对于她这样的小白领来说是最实惠的回家之路。 

        小田和她完全不同。胖墩墩的东北男孩,是正在准备从附中考入大学的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学生,不久前他抱着一个大玻璃罐子来敲我的门,说是妈妈来北京了,罐子里是妈妈自制的葡萄酒,“送来给老师尝尝”。我说我是不喝酒的人啊,送酒给我真是送错人了。小田笑眯眯地让我尝一口,我用小调羹舀起一点舔舔,哦,竟然犹如糖沁的玉酿直捣心田!真好喝啊。我问小田妈妈是来接他回家么?他胖胖粗粗的手指一挥:我妈是来督促我练琴的,二月份就考试了,她怕我不练琴,整天盯着我,眼珠都不带转的。 

        我说你什么时候回东北过年啊?他故作惊异地大张着嘴:还有年呐?!我这儿只有钢琴和琴谱! 

        小田的世界里没有除夕没有春节了,因为他要考音乐学院,那是个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全国有多少学子打破头要挤进来。想起我当年考试的日子,也是同样的兴奋和紧张,一点不比回家过年的强度差,我知道小田的年是要在琴房度过了。 

        春儿是年轻的女指挥,典型的小女强人性格,想想也自然,要指挥几十人的交响乐队的人,没有点儿超强的自信和笃定就不可能站在那个位置上。毕业以后,她被学校附中聘用教小孩子们,同时经常在外面指挥各类作品。不久前还去山东指挥了一台挺大型的歌剧。春儿是个小个子女生,细巧玲珑,乍一看根本不像是干指挥的。 

        去年十月北京音乐厅的一个演出她为我弹的伴奏,琴艺了得。几天前我和她一起吃饭,她却有点愁眉不展,问她什么事?她说刚挨了老爸一通数叨,因为她早宣布了今年不打算回家过年。老爸七十多了,气得一劲儿叨念,挺大的女子快三十了还不找个男朋友,一天到晚瞎忙个啥呀!一年里也不回个家看看,好不容易的春节假期竟然还不回家!是要把老爸老妈气死吗?! 

        对这个我太表示理解了,想当初我就是个不懂节气礼仪的,除了闷头看谱子练超高音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新年春节喜庆日子。想想挺不合时宜的。但是像春儿这样心怀志向事业心很强的女孩其实是一种财富。我说,你得跟你爸妈敞开心扉,告诉他们你在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不要以为你是个音乐专家而他们什么都不懂,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女儿是个有“野心”、有抱负的孩子,他们自然会理解并支持你。春儿说,说不说的没关系,反正我不回家他们来,这两天我在准备年货,大不了全家就在北京过年呗。 

        和春儿分别后,回家时在楼下又遇见大个子王大哥脖子上围了条喜庆的红围脖,在那片“猫公馆”前给他的猫孩子们分食。王大哥是我的邻居,心灵手巧爱动物,楼下的十多只流浪猫都被他收编到他亲手制作的“猫窝”里了。 

        我凑过去看,发现几个盘碗里倒满了花花绿绿的新鲜猫食,还有很多罐头肉。呵!今天怎么这么丰富啊? 

        “过年啊,人过年,我也得让流浪猫过个年。”王大哥用勺子分配着食物,乐呵地回答我。 

        “噼啪!”一声遥远的爆竹声隐约传过来。 

        忽然想起,家里的几只猫咪狗狗也在等我,十岁的胖乖最闹,我得给它开个专用猫罐头去。 (作者:吴霜)